Fork me on GitHub

七年一痒

俗话说,三年一叹,七年一痒,今年正好是三七的公约数

离开大学已经三年整了,我就这样子碌碌无为的混了3年,除了自责自卑,没有一丝值得欣慰。触及电脑也有14年头了,忘记七年前那一痒是怎样,而这次是痒的很慌乱。繁多的技术和理论压得透不过气,好在我还活着,后面已无路可退,孤独得挣扎着。

永不放弃,期待质变那一刻。

相关文章推荐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可否请我喝杯速溶咖啡